今后20年将有3亿农村人口转化为城镇人口

2020-04-28 14:52

农民工住所人均不到5平方米

提高城市化水平和质量,引导城市产业结构调整和劳动力资源合理配置是中国未来二十年来发展的希望所在。从“十二五”开始,国内国际经济社会环境了重大改变。从国内情况看,中国经过30多年的经济快速增长,人口和环境承载水平已经达到极限,发展转型已经成为共识,中国gdp增速将由9%以上下降至5%~8%,中国经济将长期处于中速增长期;从国际环境上看,经过全球金融危机和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冲击,全球产业链将进行调整,资本流动方向和方式也将发生改变。因此依靠科技创新和人力资本培训,提高质量、扩大内需、调整结构就成为必然选择。推进城市化和引导劳动力向城市转移是未来经济增长的主要源泉。

供需矛盾会引致族群对立、城市衰败

住房不仅与家庭收入和财富相关,更是外来人口能否融入城市,成为永久城市居民的决定条件。相比于城市原住民,以农民工大中专毕业生为主体的城市外来人口面临着更大的住房压力。根据一份2010年和2011年对东北沿海6城市的问卷调查显示,住房和收入是农业转移人口不能融入城市的主要障碍。

最近,网上的一篇题为《北京打工子弟学校因拆迁断电 784名学生挨冻》的新闻,引发了社会对于城市外来人口住房、孩子上学等一些列问题的反思。城市的外乡人不仅要忍受着背井离乡,有些还要忍受与亲人分隔两地的思念之情,为了缓解这种思念之情,他们中的一些人将孩子接到身边,但带给他们的困扰如今更多了:例如孩子的上学问题和住房问题。古语有云:安居才能乐业,为城市发展贡献了他们的全部,但在城市化进程中他们却被遗忘了,那么城市化进程中外来人口的住房问题应该如何解决呢?

随着城市化进程的不断推进,城市外来人口的住房问题渐渐成为焦点问题。首先是住房供需关系的问题,供需矛盾十分突出,由于城市外来人口在城市人口中占有相当大的比重,同时城市居民也面临着住房的改善性需求,因此导致外来人口的住房问题变得更加难以解决。

对此,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博士后毛丰付博士给出了解决之途。他认为城市外来人口住房问题其实是城市外来人口社会融合的一个缩影,这个问题本质上是城乡二元结构问题。解决外来人口住房问题,必须建立城乡一体联动的基本思路,同时解决外来人口原住地农村土地住房和现居住地住房以及社会保障等问题,利用金融手段作为杠杆,实现要素资源的跨区域置换,辅之城乡就业、户籍和公共服务配套一体化进程,才能消解城市外来人口住房制度层面的障碍。(记者孙梦姝)

其次这一问题还将长期存在,从国外的发展历程来看,给了我们很多经验教训,比如族群对立、城市衰败乃至城市冲突等各种问题。

城市化的进程是一个必将要进行的过程,城市外来人口是城市发展的主要动力,又是城市发展必须面对的重大结构性矛盾。随着城市人口生育率水平地迅速下滑,外来人口成为许多城市人口增长规模扩张的主要推动力量。根据《中国劳动力变动趋势及判断》和麦肯锡研究院报告,今后20年将有3亿农村人口转化为城镇人口,届时外来人口数量将达到城市人口总量的40%。而城市又存在劳动力供给不足和结构失调的隐忧,就业矛盾将从数量主导型转向结构主导型。

一份2010年底全国人口流入流出城市排行中,北京市的常住人口数量为2018.6万人,年末人口数为1277.9万人,流动人口数量为740.7万人。城市外来人口居住主要特点有:一、城市外来人口居住面积小,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课题组2007年对北京、广州、南京和兰州4城市的调查显示10.6%的农民工住所人均不到5平方米。二是城市外来人口除了人均居住面积远远小于城市家庭外,居住设施和卫生水平也与城市居民有较大的差异。2009年对北京的农民工调查显示,19%的人住在地下室或者经营性住房中,还有不少住在简易搭建的住房中。三、房源形式多样,以个人租住和单位提供住宿较为常见,住房流动性强,缺乏足够的保障。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2007年四城市的调查中一半的农民工住在宿舍,四成租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