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急于放弃婚姻

2020-06-24 16:42

刘敏说,为了能全心全意照顾好刚出生的宝宝,刘敏辞掉了高薪的工作,还让退休的母亲专门来家一起帮忙照顾,母亲是个能干的人,除了给一家人洗衣做饭,还十分体贴女儿女婿,为了不打扰小两口休息做事都是轻手蹑脚,刘敏觉得母亲为他们付出了很多,很心疼。而丈夫非但不能理解,还经常嫌岳母住在家里不方便,小孩晚上哭闹会影响事业处于上升期的丈夫休息。在丈夫的坚持下,刘敏觉得也有一定道理,便带孩子回江北父母家住,丈夫下班后或周末便去父母家看望。刚开始,双方都能满意。时间长了,丈夫经常抱怨妻子对他不像以前那样关心了,觉得自己在妻子的生活里没有地位了。

对于吴芳的说法,高峰完全不认可。他说,他们夫妻感情很好,自己父母也很喜欢这个媳妇,当初就是自己母亲先看上吴芳的。所谓农村人的问题,全是吴芳自己的多心。至于不让孩子回安徽,是因为孩子生病刚好,不希望老是改变环境,说农村细菌多也不是针对吴芳,纯属一种大众性的观念而已。说这些话时,高峰完全是一副恨不得掏出心来给吴芳看的样子。

金海是位客车司机,常年在外跑,他把老婆王梅告到法院要离婚,是因为婚后生活发生了变化。婚前,他与妻子王梅情投意合,一回南京就跑去和王梅约会,谈天说地,十分融洽。婚后,他发现往日浪漫温柔的王梅变了样子,每天就喜欢回家做饭,最大的乐趣也来自于周末一起买菜做饭。刚开始,金海还很享受,时间长了就觉得很无趣。他经常觉得自己好几天才回一趟家,应该继续享受婚前的美好时光,但妻子却不乐意。

法官说法:该案的症结在于,在很快进入母亲角色的妻子眼中,丈夫还没有转换为一个父亲的角色。其实,部分丈夫在父亲的角色上转换得慢,是有一定的客观原因的。有研究发现,因孕育、哺育子女,大多数母亲的角色转换往往比较自然顺利,母爱的流露是极为正常的过程。而丈夫要真正爱上自己的孩子,往往要等到孩子慢慢成长,会与人互动甚至要到会说话、游戏的时候。法官希望,女方能够以更加科学理性的态度认识这个问题,不要急于放弃婚姻,而是要积极尽力地帮助男方成长成熟。(通讯员 王冬青 记者 罗双江)

法官说法:法官发现,原、被告对感情的需求度和表现爱意的方式都存在较大差别。男方喜欢热烈的、充实的爱情生活,而女方希望在婚姻里保持细水长流、生活中相互关心的感情生活。该案当然不符合离婚要求感情已经破裂的法定事由,但不得不引起重视的是,婚姻是以感情为基础的,感情是个十分主观的东西,夫妻双方还是有必要经常进行沟通交流。

法官说法:心理学上有个“认知过滤”理论,即核心信念决定情绪反应。一旦当事人将自己的婚姻贴上了错误的标签,便会将婚姻中的矛盾作极为负性的加工,凡事往不好的方面想。从众多案例来看,无论什么类型的身份结合都有幸福和不幸福的婚姻,婚姻的成败不必然与身份、门第、学历、财富相关。婚姻没有绝对成功或失败的范本,需要不同的人去适应和创造,不要扣帽子、定模式,给自己错误的暗示。

“我在家里没地位,孩子都不能做主,他们嫌我学历低,不尊重我。”吴芳说,她要带孩子回安徽老家,也被男方及家人阻止,说农村细菌多,孩子身体弱,不适应容易生病,她倍感受到歧视。吴芳说,老公对她实施家庭暴力,因为她有一次晚上回家迟,被老公质问,她不回答,老公便在她身边走来走去,一会开灯一会关灯,折磨她不让睡觉。

时间一长,两人的相处模式变成了男的回家打游戏,女的在旁看微信,女的发现好玩的讲给丈夫听听。本来以为生个孩子也许可以调剂下生活,改善下家庭生活,但尝试了一年多,妻子一直没有怀上。金海觉得婚姻生活了无生趣,毅然决定离婚。诉讼前,他曾多次跟王梅及其家庭沟通,但王梅完全不理解也不接受,他只好告到法院。

提起离婚诉讼的女方刘敏,孩子还不满一周岁,她哭哭啼啼地坚持要求离婚,理由是老公方明完全还没有长大,完全没有担负家庭责任的意识,更加没有一个做父亲的样子。

法庭上的吴芳长相清秀气质淡雅,但一提到婚姻生活里的细节问题就情绪激动,泪水涟涟,将自己不满3年的婚姻生活说的全是委屈。对面的丈夫高峰也很着急,怎么也表达不清自己的意思。原来,双方是经女方同事与男方母亲撮合相识的,两人一见钟情,很快步入婚姻。随着女儿的出世,愉快的婚姻生活变味了。孩子发烧,吴芳认为应当在家喝水洗澡降温,不用急着去医院,而男方及家人就批评她不是医生,不能自己瞎治疗耽误病情。

庭后,法官找双方父母做工作,男方父母坚决保证,只要媳妇提要求,他们都改正,可以分开吃住,可以他们自己带孩子,就是不想看到离婚这个结局。而女方的母亲却坚决支持孩子离婚,她说结婚前就不同意这门婚事,跟女儿说城乡结合农村人就是会受歧视。最终,法官认为双方的矛盾都是因生活琐事引起,根本没有到感情破裂的程度,判决不准予离婚。

王梅在庭上表示坚决不同意离婚,希望能在法院主持下搞清楚金海提出离婚的真实理由,她完全不能接受金海说的感情不好这个理由,怀疑金海是不是有了第三者。在王梅口中,两人生活得非常惬意。老公一直喜欢她的温柔,她在婚后也保持文静安稳,喜欢周末买买菜做做饭,一起出去散步,陪丈夫打游戏,自己给他洗水果,她一直以为自己生活在爱里。老公突然提离婚,她觉得不可思议。

刘敏抱怨说,每次丈夫来家,孩子看都不看一眼,让他陪着玩一会,培养父子感情,他都是心不在焉,最多拨弄两下,让刘敏很心寒;再看看为了他们这个小家庭辛苦忙碌的父母,刘敏觉得这么多年对丈夫一家的付出太多了,还被他经常抱怨,于是一气之下诉至法院,要求离婚。方明则认为,自己很冤枉,自己没有不喜欢孩子,也十分体谅妻子及其家人的辛苦,只是自己不善言辞,也不善于去表达对他们的关心。加上近期工作上压力大,任务重,希望家庭能够成为温暖的港湾,而不是继续拼搏的战场。希望刘敏能够再给自己一次机会,修复感情。